主页 > 专利申请 >

一步一步的挪动着

推着她的,是一位大概四十岁的中年男人(应该是这个女孩的父亲),个子很低,顶着一头蓬发,布满沟壑的脸上写满了生活的艰辛。一身素衣廉价也并不十分干净。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腿,细弱的仿佛撑不起自己的身体,颤巍巍的呈x状,一步一步的挪动着,仿佛每动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量。

考试以后,别的同学都如释重负,狂奔到球场释放青春的活力,我却一人独坐在教室,望着窗外秋意渐浓的景色,不禁悲从中来。成绩怎样不愿去想,只感到满心里都是惆怅、落寞、凄凉。毫无斗志、百无聊赖,只好选择去图书馆寻寻觅觅一本一本,包容着智慧与思想,知识与真理的巨着呈现在眼前。我漫无目的,一册一册地翻阅着,终于一则故事牵住了我的目光:有一次一名新闻记者问大文豪萧伯纳:萧伯纳先生,请问乐观者与悲观者的区别何在?回答是富有启发性的:这很简单,假如桌上有一瓶只剩下一半的酒,看见这瓶酒的人如果高兴地大喊:太好了!还有一半!这就是乐观主义者;反之,如果对着这个瓶子叹息:糟糕,只剩下一半了!那就是悲观主义者。故事看完了,我思绪翻腾,我不就是那个悲观的人吗?

一父一女,一老一少,都是残疾人,却同样承受了生活的艰辛。后面的旅客看着他们,眼里的满是尊敬。

许多的烦闷在那个傍晚烟消云散,我理解了父母对我的期盼,也明白了我的梦想和父母的期望不是矛盾冲突的,斗志又重新在心里点燃。我不是个孤独者,我是个追梦人,在追梦的路上,我重新把乐观装进行囊,将晚霞织成信心披在肩上。

父母寄予我太高的期望,他们希望儿子出类拔萃、卓然不群。我也曾有这样的心志,刻苦学习、心无旁骛;修炼品行,处处用心。可是当我有一天突然发现,我的微小失误连父母都不宽容,我的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倾诉苦闷的对象时,生活的色彩便在我面前一点一点地消失了。每天一样的饭菜,每天一样的课堂,每天走同一条路,每天都是灰色的心情。一切的一切都是这样平淡无味,我体会不到生活的乐趣。我是个孤独的行者!

站军姿、走齐步、擒敌拳和拉军歌,军训的这六天,点点滴滴,不仅是苦,更是乐。烈日下,我们斗志昂扬;风雨中,我们抬头挺胸;拉歌时,我们壮志豪情。我们的付出换来了方方面面的肯定和自己的赞许。

我没有看清那个女孩的脸,却记得她一头清爽的短发和嘴角永恒的微笑,记得她的歌声,她的谢谢以及她的美丽也许是她的残疾、挡住了她成才的道路。也许是她成功的一瞬偶然失去了她行走的能力。可她,能否行进在艺术的道路呢?我想会的,这次到达北京,也许就是要用行动,织布她的成才梦

办完借阅手续,带着那本书走出图书馆,走在校园的小路上,仿佛身旁伴着无数智者。我微笑着与迎面而过的认识和不认识的老师或同学招呼致意,走到操场的一角,在一块草地上坐下来。夕阳将余晖慷慨地抛洒在整个校园,在这绯红的天幕下,眼前是一幕又一幕朝气蓬勃的画面。

在汗水与泪水的交织中,白天很快过去了。夜,是那样的宁静,劳累之后,我们在璀灿的星空下沉沉睡去。梦里是家中暖宽敞的卫生间,是饭桌上香喷喷的油炸鸡腿,是伏在妈妈身上撒娇突然,一阵清脆或者说是尖利的哨声在划破了夜空的宁静,然后这声音久久在天空回旋,紧接着就只听到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,随后又是一片寂静,原来同学们已经站好了队。月光淡淡地散落大地,我看到每个人脸上都是浓浓的睡意,可是军令如山啊,我们只好揉揉眼睛,跟上教官的脚步,踏上了夜的远征。抬头看看,蓝幕似的天空中,星星更亮了,也许是我们的英姿让它们笑开了怀!

是她主动找到了我,想和我认识,我见她与我同龄,便和她聊了几句,然而,令我们都感到惊异的是,原来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。而后,又发现,我们同样都学过笛子和古筝,甚至连性格都极其相似。

我有些彷徨了,我明白,母亲是对的,别说是复旦,就算是她建议的目标,也需要莫大的努力。

别了,军训,这六天,在烈日和暴雨下,我的青春如此的多彩。此刻的我,回到校园,又将向着我的大学梦奋力追逐,追逐,永不言弃!

而彼时母亲却叹息道:她可要比你多考很多分呢!依我看,复旦毕竟太难考了,其实,考上华师大也很不错

万事开头难,一点不错,开学的第一天,等待我们的就是军训。很奇怪的天气,暑假两个月来,个旧的雨似乎没停过,可就在这军训的第一天,天居然放睛了,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太阳。乍见阳光的惊喜很快就让汗水冲的一干二净,在强烈的阳光下,我们与太阳搏击着,汗水顺着脸颊一滴滴流下,背部湿了一大片。一不留神,调皮的汗水溜进了干涩的嘴里,咸咸的却又带着一丝甜味,一如我们军训的味道。

大约这就是缘份吧,我和小璃很聊得来,后来,就开始了长达半年多的通信。虽然我在上海,她在山东,可这完全无法阻挡我们的友谊。在一次的信中,我提到了将来的梦想是考上复旦,但立刻我又否定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毕竟那太不可能了。然而,出乎我意料的是,她的来信热情而欢快,用一抹亮色将我的内心照亮。她说,这也是她的梦想,她与我相约,四年后,在复旦的校园中相见。

一站到了,他们的背影也越行越远,我看着他们,直到他们的身影迷失在人群深处,那支歌却还在我心头曼舞

拥挤喧噪的人群中突然不由得腾出了一条小道,正好容得下轮椅通过,人群中突然寂静了,看着她,看着她的轮椅,看着推着她走的另一位残疾人。一位阿姨拿出一点钱,给她,她不住的说谢谢。紧接着,一位,又一位,几乎所有的人都献出了他的爱心。她的谢谢连成了片,带着她的哽咽,连成了一首歌,不过,这首歌比所有的歌都更为美丽,更为持久

看着和我们一样站在雨中的,如严父般的教官和慈母般的老师,再看看已被雨水打湿却岿然不动的同学,我突然明白了:生命的价值不在于站在哪个位置上,而是要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创造出价值,是啊,成功不在于你选择怎样的人生方向,而是在这个方向上你是否努力过,是否真心的追赶过自己的梦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查处涉赌违法人 员11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