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采购信息 >

既惜花

阁小,窗闲,春藏,昼锁,这正是典型的词境。词境以深静为佳。清代词评家况周颐就曾经用人静帘垂,灯昏香直八个字形容过词境。这是一个狭小而深邃的,自我封闭的空间,它形象地具现了词人那最隐蔽、情感最丰富的内心的一隅。

李清照

下片从赏梅写到赞梅、惜梅。唐人崔道融《梅花》诗:香中别有韵,清极不知寒。宋范成大《梅谱后序》说:梅以韵胜,以格高。可知梅以韵胜是文人传统的看法。韵,在这里指梅花抗寒傲雪的贞刚、高洁的内在美反射出来的神韵、风骨。它与世俗格格不入,难禁风雨的摧残。藉、揉二字,既惜花,更惜人。

小阁藏春,闲窗锁昼,画堂无限深幽。篆香烧尽,日影下帘钩。手种江梅更好,又何必、临水登楼。无人到,寂寥浑似,何逊在扬州。从来,知韵胜,难堪雨藉,不耐风揉。更谁家横笛,吹动浓愁。莫恨香消雪减,须信道,扫迹情留。难言处、良宵淡月,疏影尚风流。

满庭芳小阁藏春

结末以不言言之。但借溶溶月色下梅花的横斜疏影来展示自己那种难以描述的,既清淡,又深沉的幽怨情怀。(侯孝琼)

篆香,一种盘成篆形文字的香。篆香烧尽,作为时间意象,暗示着时间的推移。词人静对手种之梅,孤芳独赏,竟不知日影西斜。寂寥中,人与花已融为一体,对语、交流,恰似何逊在扬州的以梅花为伴。何逊,梁人,有《扬州早梅》诗,人们在写到梅花时,常用何逊典。如杜甫《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》诗,也有东阁官梅动诗兴,还如何逊在扬州的句子。

此词录题为残梅,是借咏残梅抒怀之作。

横笛数句,由形而声,用梅花落的曲调来渲染由梅花引起的由物及人的联想。于是由惜而愁,由愁而恨,恨人世间美好的事物总是在朝来寒雨晚来风的摧伤下匆匆消逝。但字面上词人偏不说恨,而说莫恨。用自宽自解的口气,相信纵使梅花香消雪减,落英无迹,但是它的清韵高格,将长留人心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